hi , 欢迎来优企创联!
优企助 > 详情

17位顶级投资人不可错过的投资建议

5月前42561

  精选的最值得回味的投资人建议,分享给大家。

“股神”巴菲特:以合理的价格购入好企业的股票,你并不需要承担太大风险

  巴菲特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看好太阳能和汽车行业的未来发展。对于中国经济,巴菲特认为,中国已找到了自己的秘诀,会随着时间发展而壮大。

  记者:从中长期看,您对中国经济的评价是什么?

  巴菲特:随着时间发展中国会壮大。过去40年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之前几个世纪的局面。中国找到了自己的秘诀,美国多年前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秘诀。这并不是说现在的我们比200年前的美国人更聪明、更努力,只是我们找到了释放人类潜能的方法。中国现在也开始这样做,而且是以一种更强大的方式。

  记者:2012年您曾说,如果可行的话,您会在美国购买千百户独立私家住宅。您此前是否打算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寻找机会?

  巴菲特:不,我从未有那样的打算。我对中国的游戏规则并不了解,所以还是让中国人自己来吧。

  记者:您在投资过程中如何管理风险?

  巴菲特:其实如果以合理的价格购入好企业的股票,你并不需要承担太大风险。当然并不是说在未来一周、一个月,或者一年,那些股票不会大跌,但只要你长期持有有价值的企业股票,如果这个企业有好的经营模式,而且你也不是用借来的钱买的,你就能赚到钱。

  记者:作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者,您犯过的最大错误是什么?

  巴菲特:我犯过很多错误,最大的一个就是我曾花大约4亿美元买过一家制鞋公司(Dexter),最后全部赔光,最糟糕的是我用伯克希尔的股票去买的,现在估计那些股票值40亿美元。但我可能还会犯更多的错误。

格林斯潘:应担忧高度杠杆化的泡沫

  下一次危机的导火索会在哪里?《陆家嘴》特约记者专赴华盛顿采访了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

  记者:您认为我们是否从2008年次贷危机中吸取了教训?

  格林斯潘:是的,我认为是的。它令经济学家感到震惊:我们有如此多复杂的数学模型研究经济运行,却无法预测我们有生之年最重要的(经济)事件。这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连这样的危机都无法预测,这些模型的价值何在?美联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或是摩根大通,没有任何一家的模型预测到了危机。据我所知,没有人预测出雷曼兄弟倒闭后会引发如此大的危机。这对(经济)预测家是惨重的打击。

  记者:若由您来预测,下一次危机的导火索会是什么?

  格林斯潘:我认为我们从上一次的危机中学到的是——泡沫是不可抑制的,它们是人性的一部分。但在2008年的例子以前,大多数的泡沫破灭后并没有对经济活动造成严重影响。人们几乎都要忘了,在1987年10月19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单日暴跌23%,经济却丝毫未受影响。在当时,令我和其他许多人都出乎意料。无独有偶,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也未对经济有严重影响。我在《动荡的世界:风险、人性与未来的前景》一书中曾提到我们无法预测泡沫何时会破灭,我们也无法建立一个能够驱散泡沫的经济模型。我们曾尝试过,但都以失败告终。

  但是,如果有毒资产崩盘——例如当高科技互联网股崩盘的时候——若上述股票的持有人不是杠杆式投机,并不会引发市场连锁反应。因为只有这样的连锁反应才会导致经济萎缩。2008年是由次级抵押贷款引发的连锁反应。在此之前可以追溯到1929年,当时是由经纪人贷款导致的相似的债务问题。

  基于合理的确定性,我认为下一次的危机将是一次金融危机。因为所有的危机都是金融危机。在2007年,美国非金融领域的经济形势是我所见过最好的,却被金融危机所摧毁。未来我们应该担忧的是高度杠杆化的泡沫,这才会引发真正严重的问题。这就是2008年危机告诉我们的。

霍华德·马克斯:人们要做的并不是找赢家,而是把所有输家排除掉

  橡树资本董事长及联合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以 “低买高卖”价值投资理念、逆向操作的远见卓识而在华尔街闻名遐迩。

  霍华德·马克斯作为投资大师眼中的“大佬”级人物,他也曾是“股神”巴菲特的头号“粉丝”。巴菲特曾这样说:“当我看到邮件里有霍华德写的投资备忘,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打开阅读。”

  在马克斯看来,设法避免损失比争取伟大的成功更加重要。后者有时会实现,但偶尔失败将导致严重后果。前者可能是我们更经常做的,而且也更可靠,失败的结果也更容易接受。橡树资本的投资策略有三方面:风险控制、避免失败的投资以及采取防御性策略。

  将“低买高卖”价值投资理念应用于垃圾债券领域是马克斯最擅长的神秘游戏。

  他认为第一需要把风险控制置于首位,才能做好充足的防御性准备,这意味着人们要做的并不是找赢家,而是把所有输家排除掉。

  第二个理念是投资的一贯性,然后才是宏观的预测。他认为我们正处于变化多端的世界中。因此,他的投资并不是基于对宏观未来的预测,同时也并不是基于对市场短期时机的预测。而是,虽然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却知道我们现在处于什么位置。

刘益谦:我的优势就是有钱

  回顾拍卖历史,每年的艺术品春秋大拍,第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人物,就是刘益谦。

  “我不懂什么艺术,我的优势就是有钱。”“不要轻易相信人,能骗你的人肯定是你相信的人,联系过多没什么好处。”“我不放弃每一个暴富的机会”……

陈琦玮:投资的精髓在于顺势进化

  说到亚商的投资逻辑,陈琦伟归纳道:“第一点,是要看清底线,尽量做到风险可控。”投资项目不是先看是否能取得高额的回报,而是看风险的水平是否可控,如果亏损是否在可承受的底线上。

  “第二点是人本身,人非常重要。”陈琦伟认为,聪明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对事业的理解、追求、行动力。很多履历出色、一帆风顺的创业者,他们反而不一定会投,因为坚持比聪明更重要。

小村资本冯华伟:如果你和别人做的事情一样,你就很难赚钱

  如何在激烈竞争中抢先对手一步,发现好项目呢?小村资本有自己独特的秘诀——连接。冯华伟表示,小村资本要做“两个世界的连接者”,通过投资帮助传统企业实现产业升级,同时帮助创业企业实现资本价值。

  冯华伟认为,投资一定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判断,投资界也只有少数人能赚钱,如果你和别人做的事情一样,你就很难赚钱。现在市场上的钱有不少是从其他产业转移或者去储蓄化的“新钱”,这些钱还未形成为市场的独立判断,所以很容易出现盲目跟风、追热点,或者推高估值的投资行为。

但斌:如果我们一直重仓持有茅台,但这只是假设

  投资是实践的艺术,也是考验人性的学问。巴菲特的合伙人芒格曾言,伯克希尔在历史上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成功,模仿成功的又是如此的少。

  但斌认为,尽管资本市场也有像索罗斯这样能够在跌宕起伏的市场上把握很大机会的资本大鳄,毕竟很难复制,而基于企业长期竞争力的办法,是一般的老百姓都能学习的,是一条康庄大道。

  长期投资的办法看起来很笨,其实却有大巧若拙的一面。但斌做了一个极端的假设,如果当年东方港湾只持有茅台一只股票,收益率反而会远远超过现在。

阚治东:作为投资人,想法不能过于僵化

  作为曾经的中国证券市场先行者,阚治东在其自传《荣辱二十年》一书中曾描绘过早年全国上百家证券机构抢夺青岛啤酒的股票发行的激烈场面。从那个时代一路过来,对于现在业内津津乐道的PE之间的过度竞争,他已是笑看风云了。

  阚治东告诉《陆家嘴》记者,作为投资人,想法不能过于僵化,不能直接把前人的经验盲目拿来套用。比如,以创业闻名于世的以色列,其创业投资学习的就是美国人的创业投资经验,但并非完全照搬,根据本国的情况,以色列有政府的引导和资金支持,这是美国模式中没有的。

史正富:基于价值发现的价值共创

  1954年出生的史正富是中国投资界最具知名度的教授之一,即便是在同华投资总部的会议室,他看上去也更像是一个刚从课堂走出来的学者,更愿意谈论广博的经济学话题。

  回国做投资之后,我意识到仅仅价值发现在中国是不够的。巴菲特的价值发现是指发现企业的潜在价值和市场价格的差。企业的内在价值有客观标准,而市场价格则由于市场非理性的存在潮起潮落,或高或低。但当市场价格显著低于内在价值时,就可以买进,反之就可以卖出。为防止价值评估的不准,得留一定“安全边际”。这就是价值发现。巴菲特的优势是有办法估计企业的内在价值在哪里。

  但我们做股权投资,看重的是企业多年后的价值,是企业未来的成长性,而成长性和未来价值不是给定的或已知的,不是独立于投资者的行为的。重要的是要把投资者自己加进去,因为投资如同结婚,双方关系决定前途好坏。

  我们在2005年根据经验教训,提出了“基于价值发现的价值共创”这一核心理念,强调在向企业投入资金的同时,尤其重视提供有针对性的增值服务,在推动受资企业持续做大做强的过程中实现自身的资本增值。

钱学锋:VC投资的“四项基本原则”

  汉理资本董事长钱学锋低调务实、逻辑缜密,心中似乎还住着一个满腔热血的大冒险家。

  第一,投资人应该对行业的趋势做出判断。钱学锋表示,投资的重中之重是找对朝阳行业,“我们喜欢的行业就如在七八点时冉冉升起的太阳,而对于趋于衰落的夕阳行业,我们是坚决避免投资的。”

  第二,在投资时需要对企业的商业模式进行细致的解读和研究,并且对商业模式的盈利性做出预判。

  第三,创业团队是投资过程中最重要的判断依据之一。假设创始团队的能力互补,合作默契,那么“打群架”往往会比单干更有优势。

  第四,性价比是风险投资决策中的关键因素。再优秀的项目,如果估值过高,性价比就会大幅降低。此时,投资人就需要反复斟酌以避免高估值项目所带来的回报风险。

甘世雄:“三跨”——跨境、跨界和跨阶段

  “巴菲特当年83岁,芒格89岁。他们两个老头从早上8点半讲到下午5点半,给我的震撼非常大。”甘世雄回忆当时坐在奥马哈小镇台下的心情。于是,他给自己定下了“快乐投资四十年,健康活到90岁”的目标。

  现在盛山资产的投资策略,甘世雄总结为“三跨”——跨境、跨界和跨阶段

  “中高端医疗器械还主要是国外企业垄断,跨境才能找到最优质的项目。”甘世雄说。

  医疗器械行业需要整合多种资源,这时候,“跨界”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盛山的基金投资中,会在中早期、成熟期和成长期等不同阶段的项目之间进行组合,其中,中早期项目的投资占比约为10%,50%生长期,40%成熟期。

郭广昌:投资就是与人性作斗争

  20年前,郭广昌辞去复旦大学团委的“铁饭碗”,开始了骑着自行车满大街做问卷调查的创业生活,当时的他也许自己都没有想到,若干年后可以成为登上福布斯财富榜的最年轻的中国富豪。

  深谙哲学思辨的郭广昌将其总结为反周期而动,“投资是在跟自己的人性作斗争,这个人性就是贪婪,当别人都非常紧张的时候你可以勇敢一些,当别人都觉得很想买东西的时候你要更慎重一些。”

赛富投资阎焱:太帅太好看的我不投,创业需要专注

  赛富投资基金早已是国内知名的风投了,其创始合伙人阎焱也是投资界“教父”级的人物,他因为投资盛大网络而成名,也曾因为和雷士照明的风波而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度。

  阎焱告诉《陆家嘴》:“我有个条件就是我们投资的公司我一定要见这个创始人,就是一种感觉,要是长得不太好就肯定通不过,这个问题上可能我们投马云是特例吧,因为按照正常标准肯定选不上。”

  “当然,太帅太好看的我们也不会投,我觉得这种人基本不会沉稳,你看最好最漂亮的女演员基本拿不到奥斯卡奖。长得漂亮特别容易分心,而创业是特别需要专注的事。”

章苏阳:投资人一定要对于大趋势看得足够准

  “投资就是投人、投人、再投人”,这是章苏阳的投资理念。人是所有的根本,这也许揭示了投资的本质。

  险投资很重要的一点是对趋势和常识的理解,投资人一定要对于大趋势看得足够准。在章苏阳看来,在风险投资领域,实际上并没有很多理论性的东西,经验很重要。当一个风险投资人经验积累到一定深度,自然会对全球未来发展的嗅觉达到一定境界,对全球市场出现的新兴行业,敏锐地感觉、判断到。这就是风险投资的最高境界。

朱啸虎:可投可不投的项目,都不投

  在VC江湖,朱啸虎的名字经常被提及。除了曾参与滴滴、饿了么、小红书等明星项目的投资外,在2016 年炙手可热的映客直播和ofo单车等项目的投资者名单里亦可以看到朱啸虎的身影。

  职业投资人往往认为投资“独角兽”的机会可遇不可求,朱啸虎却似乎总与“独角兽”有不解之缘。

  “我的标准比较高,可投可不投的项目,都不投。”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告诉《陆家嘴》记者,“因为投的项目较少,总体而言质量会高一点。”

  在他看来,运气固然重要,积累对于职业投资人更为重要。职业投资人可以利用已投资企业的一些资源,为诸多创业者服务,某种意义上存在一种投资企业的“马太效应”。譬如,因为之前投资了滴滴、饿了么等企业,朱啸虎投资的某家做人民币反欺诈的企业,就可以借助他的关系与滴滴、饿了么建立合作关系。

窦玉明:资产管理公司竞争的焦点是信息的分享与传递

  中欧基金董事长窦玉明推崇的企业文化是:正直诚实、追求卓越、协作精神、平等尊重。

  正直诚实是为了建立一个追求真相的体系,目的是做到信息的高效传输。倘若团队成员之间彼此不信任,信息的传递就会面临挑战。

  管理公司竞争的焦点是信息的分享与传递,谁更能解决处理信息的效率问题,谁就能在行业竞争中占据优势。

徐小平:资本不能太傲慢太苛刻太贪婪

  “我想强调的是资本不要太傲慢,资本不要对创业者太苛刻或者太贪婪。人家愿意付出3年的时间创业,你付个三、五百万的美元,丢就丢了,人家付出的是青春。我强调的是这一种新的价值观,新的意识,新的思维方式。所以你们去见投资人的时候,把他们当孙子一样对待,不要当爷爷。资本到今天为止,虽然我是搞投资的,一直过于傲慢,我觉得这个现象必须改变。”

  徐小平表示:“敢于创业,相信自己,追求未来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价值观。陈胜、吴广说了,帝王将相宁有种乎,马云、俞敏洪他们必将老去,这个时代还是年轻人的时代,这句话是滚滚的浓浓的鸡汤,但是当你创业的时候,有什么问题吗?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不创业你的工作也是拿着别人的钱,反正是拿别人的钱,还不如拿来自己花。如果你能创业,并且能找到钱,为什么不做呢?”

  “一个创业者在创业的时候要认真做事,好好做人,赢得市场的认同,合伙人的尊敬,客户的赞扬,哪怕这个事业不成功,你一定能够在整个中国创业的生态体系中找到你的独一无二的位置。所以创业者不存在失败,除非你不敢。”

李开复:我的初心是把科学的技术变成真实帮助人类的产品

  从正面的诠释来说,人生应该淡泊名利。但是,淡泊的目的不是要把自己隐藏起来。有些人的人生哲学就是隐居,保持低调,不让人听到自己的声音。我觉得这太极端了,凡事过犹不及,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星云大师说,每个人心中都有欲望的野兽,有智慧的人会不断想方设法压抑自己的欲望。中国人的传统主要是压抑钱财和财富的欲望,所以古代的四民是士农工商,把商人排在末尾。我们告诉读书人,书中自有颜如玉,不要沾染铜臭,帮助更多人抵抗钱财诱惑。

  在过去十年,我也是失去了自己的初心,过度追求名声。我的初心是把科学的技术变成真实帮助人类的产品,还希望帮助年轻人发挥他们的潜力,让他们人生更美好。

  这些初心都是好的,但是走一走就发现,要达到第一个目标,就会每天都计算投资回报的多少,我的权利有多高,员工有多少,就逐渐变成方向走偏的诱惑。我想帮助年轻人,就势必要扩大影响力,多写点书,多做讲座,多写微博,多有点粉丝。这些本身不是坏事,如果仅以量化的指标来判断自己做的事情,那就会让自己变成一台没有感情、失去初心的机器。

        来源:陆家嘴杂志

  

评论

0/200

全部评论0

    查看更多

    目前只开通南京地区服务,其他城市敬请期待!

    知道了